多个“森马聪明”商标 状态均为申请中

更新时间:2021-07-11 10:27:00  浏览量:91

六月,名为「森马聪明」的自动贩售机闪现上海高校,服装售卖与自动贩售机的结合,吸引了不少学生围观尝试。据天眼查APP显示,浙江森马服饰有限公司已申请注册了多个「森马聪明」商标,国际分类为服装鞋帽、布料床单,状态均为申请中。

几个月前,银泰百货旗下的新零售项目银泰云店***进入高校校园,通过数字化平台,结合线下热门的美妆、潮流服饰试用,为高校学子带去一站式购物体验。据报道,「云店」这种小业态百货商店,目前在全国已开设了21家,其中多家位于高校内。

继2014年的校园O2O风口之后,校园经济迎来2.0时代,高校校园无疑已成为新零售的必争之地,而森马也确实没有辜负自己「风口捕手」的名号,冲在了最前头。提起森马,许多人的印象还停留在一句「森马什么Tee,由你来定义」的广告语上,但实际上,这个伴随大多数90后成长的公司,其旗下童装品牌巴拉巴拉早已位居童装行业第一多年,是名副其实的「中国童装老大」。

25岁的森马服饰拥有两大主营业务,即以「Semir森马」为主的休闲服饰业务和以「巴拉巴拉」为主的儿童服饰业务。据悉,自2017年起,森马童装业务的营收就已超过休闲服饰业务,且差距正在不断拉大:

2017年,童装业务营收占森马服饰总营收的52.56%,2018年至2020年该比例分别增至56.14%、65.49%和66.64%,去年森马的童装业务营收已达101.32亿元。

显然,在童装风口下壮大的森马服饰,并不满足于做中国童装第一,在近年来逐渐兴起的「国牌出海潮」中,这一实力雄厚的服饰集团也选择了通过「买买买」实现快速「走出去」。2018年,森马服饰斥资约1.1亿欧元(约合***8.44亿元),通过对SofizaSAS公司100%股权及债权的收购,实现了对法国高端童装集团Kidiliz全部资产的控制。森马服饰也由此从***大童装公司,变为全球第二大童装公司。

可惜的是,森马服饰并没有创造安踏那样的FILA奇迹,这笔交易尚未满两年,2020年7月森马服饰便宣布将亏损严重的全资子公司SofizaSAS进行出售。不过,该交易为森马服饰出售给公司股东森马集团,实际上不过是「左手烫,右手接」,依然需要内部消化。今年4月,森马服饰发布2020年年报,营业收入为152.05亿元,同比下降21.37%;实现净***8.06亿元,同比下降48%。收购所带来的「昂贵的教训」,并不会让森马停止「追风」,这位「风口捕手」正在「买菜」、「医药」和「童装」三大风口上忙碌着。

2020年,互联网巨头们为了一个「菜篮子」展开了一场恶战,在疫情的催化下,社区零售成为下沉市场的一大风口,甚至有人喊出了「得菜场者,得天下」的口号。

卖衣服的森马,也加入了「卖菜」的行列,于2020年8月开出首家新型智慧菜场「森活之家」。森马想做的,是菜市场里的新零售。不过,目前跨界「卖菜」,森马在业务上仍处于初级阶段,其项目主要围绕温州市展开,能否成长为一定规模,尚且存疑。

今年2月,有媒体注意到,森马集团有限公司入股了杭州维坦医药科技有限公司,持股额为8.6957%。「卖菜」刚刚起步,跨界成瘾的森马又盯上了医药。据悉,维坦医药是一家专注于呼吸系统疾病的原创新药研发公司,成立于2019年4月。值得注意的是,早在2019年,森马集团便投资成立了温州弘大健康管理有限公司,涉足健康管理和咨询服务等。据企查查APP显示,森马服饰全资持股的重庆巴拉巴拉服饰有限公司已于今年6月成立。而据森马服饰年报,截至2020年年底,公司旗下品牌「巴拉巴拉」的子公司共有4家,分别位于上海、北京、湖北和长春。

为王牌业务开设多个子公司,显然,森马此举是为完善巴拉巴拉在中国各地的市场布局,提高品牌影响力和市场占有率,由此也可见公司对于童装业务的信心。疫情、新疆棉、三胎,不得不承认,在时事的影响下,近两年医药、智慧菜场以及童装确实都是符合政策风口红利的产业。也难怪有媒体戏称,又卖童装又卖菜还搞医药,凑齐「三驾马车」的森马可以直接翱翔了。作为「风口捕手」,森马确实经常能够在「蓝海」变红之前嗅到商机,但「一手好牌打得稀烂」的大有人在,森马集团能否同时兼顾多门生意,是否具备迅速抢占市场的能力,仍然有待观察。

资讯详情访问地址:http://news.pinpaifeng.com/detail/17598.html